Lena's Room

很多人看起來過得很不錯,但他們會告訴你「我一點都不好」。進一步詢問原因,發現大多數的人會把他們的悲慘歸咎於別人。

選擇理論是什麼?

我們往往根據現實需求來選擇我們的行為,包括糟糕或者幸福的生活。我們從別人身上得到或給予出去的東西都只是「訊息」。而「訊息本身」無法使我們去做或感受到任何的事情。

是這樣的,訊息進入到我們的腦袋中,經過一番思考,然後做出決定和選擇。
也就是說我們的行動、思想、感覺或生理機能,都是我們直接或間接選擇的結果。
例如,當你生病或痛苦時,身體上所受的痛楚,其實是你日常生活中選擇的行動和思想所間接導致的結果。


接下來,我要顛覆你一些過去不適用的思維

今天的你為什麼感到煩惱、憂慮,正是因為你試圖控制別人,或者甘願被別人控制,我們把它統稱為「外在控制心理學」。聽起來很遙遠,其實在每天生活中都在發生,讓我們從三種信念開始談起。
(一)電話響了就要去接電話、門鈴響了就要去開門、紅燈亮了就要停下來。你的行為是為了回應簡單的外在訊號。
(二)即便他人不願意,我一樣可以使他去做「我想要他做的事」。同樣的我也允許別人可以控制我的思想、行動與感受。
(三)嘲笑、威脅或處罰那些不照我要求去做的人,或者,用賄賂、獎勵的方式使他們照著我的意思去做。這是正確的做法,也是我的道德責任。

我們以一些例子來說明,你會更加明白

第一種信念:使你去接電話的,真的是響聲嗎?不!響聲只是在傳遞一個訊息「電話的另一頭,有個人想跟這端的人說話」我們是經過考慮,選擇要與對方連結,所以作出接電話的選擇。其實,你也可以選擇不去接,讓電話自動進入語音信箱,或者請別人去接。

有了第一種概念之後,來到第二個信念。舉個例子,當好朋友告訴你:「我真羨慕你有這麼幸福的家庭,你的老公待你很好、孩子也乖巧,反觀我自己……跟丈夫離婚、孩子也常常不回家。」聽完之後,你開始罪惡感猶生,好像你不該這麼幸福。事實上,當你了解選擇理論之後,你會這樣想:「假如我做了什麼事情害你不幸福,我是該有罪惡感,但事實上我並沒有,那我為什麼要有罪惡感呢?」

第三種信念,我們用親子關係來舉例。 我了解許多父母的痛苦,你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處罰、斥責你的孩子。結果,情況變得更糟,他比以前還更不愛做功課,他開始翹課、不想回家、不跟你說話,兩個人見到就跟仇人似的。有趣的是,處罰沒效,但你仍然相信這麼做是對的,結果是「孩子變得更無法掌控」。
也就是上面第二第三個信念所提及「你強迫孩子去做你想要他去做的」

以上三個信念是「外在控制心理學的」三個核心要點。
若你將此奉為圭臬,我保證,你的人生將越活越不快樂。

下一章,我將告訴你該怎麼破解這令人痛苦的無限迴圈。

參考書目:是你選擇了憂鬱, WILLIAM GLASSER,M.D.

很多人便疑惑「放手」要如何找回自我?

我們不是應該試圖為一件事非常努力,才越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嗎?

            

小樹,在不久前正學習道別的功課,他學得還不算太精熟,領悟總要有些過程。

鳥兒說:「我們不適合,請你讓我自由。」

小樹:「我給你任何想要的東西,豐沛的果子、溫暖的家和避雨的地方,除了我這裡,沒有一個地方可以給你更多安全感了。」

「當我不愛你了之後,這一切都成為負擔。」鳥兒說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對話,也時常成為小樹睡前在腦海中重新播放的劇情。

「我想要他回來」

「是不是我給他的不夠」

「是不是我比不上別棵樹」

「沒有他,我的樹葉會開始枯萎」

「我的果子是為他而生,沒有他,一切都將失去意義」

你發現了嗎?

小樹的人生繞著鳥兒轉,他失去自我關注他人

有時候「執著」會成癮

因為它可能暫時為你帶來很好的感覺,讓你有點控制感

表面上看起來,是一種生活的目標,好像你為人生某個想要的理想在努力。

事實上,當我們把所有心思意念都放在一個我們無法控制的事情上,你可能就沒什麼力氣再經營自己的生活。

過度深陷其中,只會讓你的生活變成一團亂麻,連身邊的人都束手無策。

最終,不是你控制問題,而是被問題控制。

這種無力的挫折感讓你越來越沒有自信,

焦慮的情緒總讓你想方設法地做點什麼來挽救現況,

隨之而來的是揮之不去的恐懼、害怕、不安和憂慮。

你開始想,如果我繼續投資下去,會得到我想要的結果嗎?

如果還是得不到呢?我的人生是不是全毀了!

接著,你會開始怪罪對方,憤怒的情緒出現。

「都是他害的!如果不是他,我也不會落魄成今天這個樣子!」

可惜,你的憤怒他聽不見,唯獨剩下在房間氣哭的你。

我知道你正在尋找解藥良方,因此我將提供給你一個全然不同的思維。

天助自助者,這一帖能不能奏效,就看你能否堅持執行。

不再依附他人的最好方式,就是「放手」。

放手不是自暴自棄,不代表你要絕望地接受任何事情;

放手不是漠不關心,試圖麻痺自己的感覺而隔絕一切;

放手不是天真浪漫,好像不用為自己和他人負起責任;

放手不是沒血沒淚、無情無義,不是不愛和漠不關心;

放手,只是更懂得好好照顧自己

我們永遠無法解決那些不屬於自己的問題。

鳥兒選擇離開小樹,有他的想法,那是他的自由也是他的責任。

我們要做的是對他人的選擇權放手,轉而關注於自己的內在。

如此一來,你會開始停止試圖改變那些你無法掌控的處境。

我們盡力做好自己能做的,覺察自己的感受,開始為自己重新訂定生活計畫。

踏出的下一步不再是為了別人,而是設法讓自己過得更輕鬆快樂。

你可以更專注在當下,體驗生活的美好,並心存感恩。

我們讓人生自然流轉,而不再嘗試操控故事的走向。

相信大自然的常規和宇宙萬物的作息,相信自己、他人和愛的力量。

當你能這樣相信的時候,你將體驗到深沈的平靜

一種安然和自在

深呼吸,閉上眼,擁抱自己,此刻 從心出發。

@copy Lena's room 2020